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佬都爱我 [快穿]_ 8、八零兵哥08-

时间:2021-04-07 12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开花不结果小说大佬都爱我 [快穿] 8、八零兵哥08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**点完菜,还带了一壶热茶回来,给张小华跟姜芮一人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天冷,姜芮把茶杯握在手上暖手。这具身体原本底子就不错,在她的灵气滋养之下,体内杂质越来越少,从前杜宝琴只是白,现在却白得有些剔透了,几根细细长长的指头捧着白瓷杯,手指竟比杯体还细腻几分。

    **往她那而瞥了一眼,紧跟着就有第二眼,第三眼。

    姜芮有所察觉,掀起眼帘,从长长的睫毛缝隙中看他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**先躲开,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可他却忘了,那茶是刚泡开的,烫得很,一入口,他整个人就僵住了,缓了好一会儿,才见喉头滚动了一下,将茶水咽下。

    姜芮捂住嘴,眼中笑意潋滟。

    张小华看在眼里,也有点想笑,忍住了,干咳一声,怕场面尴尬,找着话头:“对了,我听张婶说,阿南你参军已经十多年了,当初当兵的时候才多大年纪呢?”

    “十六岁。”**放下茶杯,有意无意地把杯子推远了点。

    “还是个半大孩子呢,离家那么远,可真不容易。不过,我看别人当兵,每年都能回来一趟,在家里住个半个月一个月,怎么都没见你回来?”

    “军种不一样,有时会有特殊任务。”

    张小华半懂半不懂地点点头,往姜芮那儿瞧了一眼,玩笑般说:“你这样忙,以后结婚分居两地,两个人都得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**似是跟着她的视线,也往姜芮那儿看了看,才说:“我的军衔够了,家属可以随军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啊!”张小华意外,她还以为跟军人结婚就得两地分居,跟守寡一样熬着呢。

    她还要再说什么,见饭菜上来了,便暂时止住。

    刚才点单,姜芮点的是个素菜,张小华点的也只是半荤,可菜上桌时,却足足有五个,其中三个都是大菜,梅菜扣肉,红烧蹄膀,九转肥肠,一道道香喷喷油旺旺,看得人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杜家一年到头,也就只有年底公社发的几斤肉,能叫肠胃沾点荤腥。肉一提到家里,就被王桐花用粗盐细细的腌了,吊在灶台上头的横梁上,每次做菜最多割下二指厚的一小块。那一丁点肉得从腊月里一直熬着熬着,熬到正月出头才算吃完。

    平时想吃肉,除非是自家养的,不然没肉票,就算有钱也买不到。像这样来饭馆里吃,吃的米面需要粮票,吃的肉需要肉票,就算是吃一根油条,还需半两精细粮。所以这年头,农村来的人是不敢下馆子的,因为你没票,人家根本不卖你。

    张小华只知**是军人,应该有票,却不知他竟有这么多。刚才在供销社,买围巾买糖果,看他拿钱拿票,也是眼都不眨的。

    不久前她还在心里念叨,要是让她选择,**这样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面的军人,和杜宝强那样,能够知冷知热的男人,她宁可要选杜宝强。可现在在如此糖衣炮弹攻势之下,她毫不坚定地动摇了:有吃有喝,还要男人做什么?

    她再去看**,只觉得他原本就高大的身形,似乎又高大了些,后背还闪闪发着金光。

    她又转头去看姜芮,却见这小姑子依旧只是嘴角噙着一点含蓄的笑,两个梨涡浅浅旋着,整个人又文静又秀气。

    她暗叹一声,从前怎么会觉得这位小姑子傻?真正聪明厉害的人,从来不是那些爱争蝇头小利的。

    等米饭端上来,张小华就没工夫想那么多了,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才没让自己太过于狼吞虎咽。饶是如此,一顿饭下来,也没怎么见她抬头,饭桌上一时安静。

    姜芮小口吃着米饭,只夹小油菜和萝卜下饭,偶尔夹一筷子梅菜。

    **注意到她的举动,立刻问:“不合胃口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味道很好。”姜芮笑了笑,看着他说:“都很好吃,只是我不太爱吃肉。”

    被她看着,**只含糊地应了一声,又扒了几口饭,才似乎觉得刚才的反应不行,补了一句:“不吃肉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姜芮偏了偏头。

    张小华更是惊奇道:“宝琴竟然不喜欢吃肉?太不会享受了,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肉好吃?况且阿南说得没错,总是吃素,身体里没有油水,怎么受得住?”

    平时在家,她偶尔还能吃到蛋,骗骗自己的肚子,当做是荤食。现在回想来,似乎真的没见过杜宝琴吃荤菜,连鸡蛋都极少吃。

    张小华主动挑了一块瘦多肥少的扣肉,放进她碗里,“不爱吃肉,那就少吃肥的,多吃瘦的。”

    饭馆大厨手艺好,扣肉烧得酱红油亮,汤汁粘稠,带着一股醇香,一看就知味道极好。姜芮却苦恼的盯着它看,眉头微微皱起,好一会儿才夹起来,咬下一小块。入口咸香,肉炖得软烂,瘦的不柴,肥的不腻,比她想象中满嘴油腻的情况好得多。

    那俩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看,见她吃了,张小华赶紧问:“怎么样,好吃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吃。”姜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从前错过了多少好东西?来来来,试试这蹄膀,包管你吃了就停不下来。咱们俩人今天能吃上这个,还都是托了阿南的福呢。”

    姜芮嘴里含着肉,脸颊粉粉嫩嫩地鼓起一块,闻言看向**,见他也看着自己,便弯起眼睛,冲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**没说话,低头扒饭,扒了两下才发现饭碗空了,又去打饭,起身时动作太猛,差点把椅子带倒。

    瞧他走远,张小华扑哧一声,拍着姜芮的手乐道:“刚才我还叫你多对人家笑笑,现在想想算了,你不笑他都晕头转向,再一笑,只怕等下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”

    姜芮给她夹了一块肥肠,“这么多吃的,还不够嫂子嘴巴忙碌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我吃就是。”张小华笑道。

    吃过饭,三人正准备离开,从后厨跑出来一名年轻人,“二哥,等等我啊!”

    来的是赵家最小的儿子赵北,就在饭馆里做学徒,别看只是个学徒,多少人盯着这个位置呢。之所以能够轮到赵北,是因饭店大厨是他们的叔公。老人家无儿无女,赵家爷爷做主,把最小的孙子过继给弟弟,继承他的衣钵,日后也替他养老送终。

    赵家几个孩子年纪差得挺远,赵北就小了**八、九岁,还是个少年人模样,身上围着围裙,几步赶上来,在**肩上拍了一把,“不是说好等我忙完了一起坐坐吗,你怎么就走了?”不等**说话,又看像姜芮两人,笑眯眯道:“是宝琴姐和嫂子吧,我叫赵北,你们叫我小北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个自来熟的性子,一点儿不像其二哥沉默寡言,而且算起来,他比杜宝琴还大了几个月,偏还一口一个姐,叫得顺畅。

    姜芮和张小华也与他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赵北按着**的肩,又把他按回位子上:“都坐都坐,再坐一会儿,我那儿还有瓜子呢,等我端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重新坐下,看他风风火火跑回后厨,没一会儿端出个盘子,盘子里头装着苹果橘子,瓜子花生。

    “宝琴姐和嫂子随便吃点,这是我刚才临时出去买的,没买到什么好东西,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他邀请得殷勤,姜芮拿了个橘子在手上慢慢剥,张小华也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上午过来的吧?有没有到处看看走走?离这不远有个公园,不然一会儿我请个假,陪你们一起去逛逛?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你了。”姜芮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小华也笑着说:“我们两个就是闲人,随便逛着玩的,怎么能耽误你的正事?”

    赵北笑嘻嘻道:“我不要紧,陪宝琴姐和嫂子就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张小华又说:“主要还是时候不早,要是太晚,就没有回公社的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赵北点点头,转脸看了**一眼,用手肘捅捅他胸口,“哥你怎么都不说话?下次你和宝琴姐再来县城玩,记得早些来找我,我带你们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阿南今天也带我们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