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高冷学弟乖一点_ 寒刃-

时间:2021-02-22 13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公子晉小说高冷学弟乖一点 寒刃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宴会临近散场。

    程逸都没有再看见苏瑾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从一个个衣着光鲜的人身旁走过,直至走到了尽头,他都没有再看见过苏瑾。

    李海也跟着找了一圈,都没有见到苏瑾的人影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就差要把整个会场翻过来的时候,一个意外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柯恩看着两个气势逼人的男人突然走到他的面前,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苏瑾在哪?”

    程逸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柯恩自然也是一眼就认出了。眼前这个就是之前和苏瑾拥抱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柯恩有些怪异的眼神看了程逸一眼,有些闷闷的出声:“她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那时柯恩正兴致勃勃的说着谢行履的事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就听见一直沉默的苏瑾突然出声说了一句:“你说的不够准确,那位先生身体确实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柯恩停住了声,有些疑惑的看着苏瑾转过身来,对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那人虽然口不能言,但丝毫不影响他做事的效率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的说着类似于夸赞的话语,但那双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情绪,有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柯恩看不懂苏瑾脸上的表情,只隐隐的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没等一会儿,就听见苏瑾突然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,要先会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柯恩自然不会再多问什么,送走了苏瑾,他就回到了原位上,准备去和谢行履打个招呼,继续谈谈。

    没成想,等到他转过头再一次看向刚刚谢行履坐着的位置时,那里也没有了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直到见到了现在的程逸两人。

    程逸静静地站在原地,听着柯恩含糊的说着一些情况,直到清晰的听见了一个名字,他猛地转过头看着一旁的李海。

    后者的神色也是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的苏瑾正开着车,原本穿在身上的黑裙子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,变成了一套深色衣裤,头上还带着同样颜色的帽子和口罩。

    透在外面的眼眸,只有一片冷然,放在一旁的手机一直闪烁着,屏幕上显示着程逸的名字。

    苏瑾淡淡的看了一眼,随即将手机关上了机,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转过视线,目光牢牢的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上,有条不履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谢行履坐在后座,正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件。

    这是刚刚那个蓝眸棕发的男人,递给他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不太了解帝京的情况,这个男人对于被程逸极力打压的谢家,居然没有避之不及,反而还十分有兴趣的和他聊着合作的事。

    谢行履微微抬眸,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脸色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,但从他一直认真的看着这份文件的举动,一直对他有些了解的助理,就知道这是肯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氛永远是安安静静的,但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。

    谢行履这个人总会连带着他周围的所有事物,永远都是处于无比安静的氛围。

    不单单只是因为这人口不能言的因素,更多的是来自于这人身上永远都有着一种极致的冷静和沉稳的特质。

    像是永远都没有激烈起伏的情绪一般的,极致的平稳。

    叫人永远的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在快速的开动着,丝毫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后面一直不远不近跟着的另一辆车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逸听着那头已经显示关机的提示音,挂断电话,紧紧的握着手机。

    李海此时也是眉头紧缩,声音微沉的说着:“她一定是跟着谢行履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转过眼来,看着脸色阴郁的程逸,语气有着略微的沉重:“程逸,一切都会有个结果的,你我,乃至所有人,都不会成为那个例外的。”

    程逸抬起眼,看着空旷长远的廊道,眼神的复杂,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从那个下着滂沱大雨的暗夜,苏瑾冷然的眼神,一字一句的对着他说道:“程逸,我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满目的冷漠和悲怆。

    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的局面,也放佛像是注定了一般的荒唐。

    李海转过眼,不再看程逸那一瞬间颓废至极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是脑海里想到苏瑾的之前和他提起过的陈年旧伤,眉头微皱,转过头声音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程逸,我们得马上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已至黑夜,车子在开了一路后,并没有朝谢行履的家方向开着,而是直接停在了谢氏的地下停车场内。

    苏瑾也随之停在不远处的位置,静静地看着谢行履几人从那辆车上下来,往公司里走去。

    几人脚步快速,丝毫不见困倦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对于谢行履工作狂的特质,似乎一直都不曾改变过。

    这么个不抽烟,不喝酒,一心沉溺与工作,从未有过什么不良情史,就像一具上了发条的机器人般,几十年如一日的按部就班的过着。

    除了口不能言的残缺,无疑称得上是极其优质的男人。

    谁又会想到,这人居然会跟着谢素的身边,也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,做着冷血至极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瑾坐在车厢内,静静地看着几人走远的身影,手握在方向盘的手愈发的收紧。

    耳边不断盘旋着李昕低喃的声音:“苏瑾,我疼。”

    还有那条像噩梦一般的公路,破碎的车子,撞断的护栏,倒在血泊中的李昕,还有那只被卷入车轮底下的白猫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仿佛电影一般,一幕幕不停的在苏瑾的脑海里循环播放着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惨白带着稍许的迷惘,而那时,她在哪呢?

    对了,她就坐在李昕的旁边,感受着飞溅在脸上温热的血滴,那是李昕的血啊。

    而那时,如果自己没有在众多人群中,匆匆朝远处撇向的那一眼。

    那辆黑色的轿车停留在远处,像是和惊吓喧闹的人群无关似的,缓缓的从人们的背后开过。

    而那扇逐渐升起的车窗里,苏瑾无比清晰的看见了谢行履的侧脸,依旧是那般波澜不惊的神情,仿佛眼前的事,真的就是一步电影而已。

    或许他大概也没有想到,苏瑾在那种情况下,居然会转过头,朝着别的方向看去吧。

    但其实那时,她只是空白着头,迷茫的看向四周,本能的想要呼救而已。

    怎料会见到那样的,另她自己的心都为之一颤的画面呢?

    她想着李昕之前说的,程逸这些年一直帮助着她的话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如她当初听完后的感慨。

    程逸,你是在赎罪吗?

    为了谢行履,替着他赎罪吗?

    你为了他,赎着这些从不属于你的罪过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个淡漠的像一把寒刀的人,真的会感激你半分吗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